置疑:印度洋水汽北上论

张学文 (原写于2000年秋)

城市、华北、西北严重缺水是当代中国的大问题。我国已经进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改造自然的新阶段。能否用现代科技手段解决这些缺水问题,就成为科学界要回答的突出问题。

就此,除有人提出地面引水北上外,从1980年就有人提出炸开喜马拉雅山引印度洋的水汽北上解决西部、北部缺水的主张。2000年8月24日4版《科学时报》署名冯雷、刘春兰、冯正祥的《对开发水气资源的几点建议》一文就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专家建议的口气,又谈了上述看法。

做为气象工作者,我认为炸山引水汽的想法过分天真了。且不说人工是否有力量把喜马拉雅山挖掉(深3-4公里、宽500公里、长1000公里。很吃力的地质钻井也仅是钻个几公里深的小孔!)现代人力是否可能,它在气象上至少有这些问题很不明朗:

姑且认为这个工程可以完成。考虑印度的气压本来就比中国低,挖开喜马拉雅山以后更可能的情况是北方的空气带着比较干的水汽从西藏进入印度而不是印度洋的水汽进入中国。如果是这样,不仅中国问题没有解决,印度的降水也可能减少!
姑且认为印度洋的水汽真的源源不断地随气流北上进了中国。这些高度在0-4公里气流究竟向东部去还是向北部去?气象学上可以拿出可信的预言吗?我估计不能。如果这些气流加入东去的行列,它也可能使水患严重的长江等地年年闹水灾。
姑且认为这些湿气流都到了北方。它们真的都变成了雨水降落到地面吗?现代气象学的理论说一个地域的降水量与水汽的输入量与输出量的差成正比例,而不是简单地与水汽的流通量成正比例。所以源源不断的水汽也可能北上以后又浩浩荡荡地走了。就好象贫穷山村的孩子看着满载货物的火车向他驶来而高兴,可惜的是火车没有在这里停而是匆匆地又走了,现代化的火车让孩子空喜一阵,而山村贫如故。科学界不能让开了喜马拉雅山的劳动者都成了那望着火车空喜一阵山童吧!

仔细想想,这个方案不仅工程量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的,在气象上也是悬案重重。

有人也会反问:他人的方案有问题,你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我认为不能用急功近利的思路处理这个多年的梦想。当前要办的不是讨论空中输水的可行性,而是支持大气中水分环流的理论研究。没有这个领域的有力的理论基础,任何方案都是空中楼阁。

空中输水进不了启动阶段不会被后人责怪,大气中水分环流的理论研究(我称它为大气水文学)迟迟没有被提上研究议程我认为就是现在的失误了。

对此问题有兴趣的同志可以看大气水文学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