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量变化调节新疆的荒漠化和绿化

horizontal rule

2006年编辑时的说明:这可能是2000年我在个人网站上写的短文,现在转到这里--张学文

新疆的塔里木和准噶尔盆地雨量稀少,这是上10万年来的事实。它也是沙漠、荒漠得以存在的最重要的原因。人们目前对于这里的水分还流机制了解不多,几乎还无力改造它们的。这确实是事实的一个重要方面。

1.雨量是有变化的

但是气候并不是不变的。有一个阶段雨水多一些,另一个阶段雨水也会少一些。在新疆,20世纪60-70年代雨水就偏少,沙漠面积可能就扩大一些。说那些年沙漠化是妥当的。近10多年降水量多一些,天然的绿色就扩大一些,沙漠则在减少。我们固然难以预言目前的变湿的趋势要维持多久,但是我们首先要承认这个事实。

很显然沙漠面积大与沙漠化严重是两个概念。前者说明现在沙漠面积大,后者说明沙漠在扩大。这里的情况是新疆沙漠面积大,但是现在自然绿化面积也很大。

新疆在50年前的耕地仅有1万多平方公里,而现在扩大到了近4万平方公里。在新疆耕地的扩大主要是截流了一些流向低处的河水,这导致一些湖泊缩小和消失,也导致了甲地绿了乙地干了(甚至沙漠化了)。人类垦荒史与一些湖泊的消亡史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

1.沙漠面积大与沙漠化是两个概念

新疆沙漠面积上100万平方公里,为全国之最,这是事实。但是沙漠面积大与每年沙漠面积在扩大(沙漠化)是两个概念。用沙漠面积大代替沙漠在扩大就是偷换了概念,混淆视听。要知道,荒漠、沙漠地区的植被如果在增加,那么沙漠就不是在扩大而是缩小。

2.人为的沙漠化面积与绿化面积必须统一分析

新疆是比较封闭的地理单元,一些问题要从总体上看。这50年来耕地面积已经从1万多平方公里广大到4万多平方公里。人工灌溉用去了本来流湖泊的水。人工的绿化提高了水的经济价值,也使罗布泊、台特玛湖、玛纳斯湖等等一批湖泊干了一批湖泊缩小了。塔里木河伴的胡杨林的干枯了。我们估计干枯的湖泊面积不到6000千平方公里。

我们在“新疆的水源问题”(1988年自然杂志)一文中就指出:

从水量平衡的角度看新疆不仅每年有2400多亿吨的水从天而降,还必然要有几乎相等(2300)的水分蒸发掉(仅降水不蒸发就会使新疆变成了海洋,而这显然于事实不符)。在没有人类以前,大自然形成的湖泊、林区与沼泽就是新疆大量向空气中蒸发水分的地区。当人类开垦农田引水灌溉以后,从总体上看新疆的蒸发量并没有改变,但是这改变了蒸发的地点----从湖泊沼泽改到了农田。所以人类在新疆的垦荒灌溉史是水分蒸发地点的搬迁史,是湿润地区的搬迁史;但这并不是新疆的干旱史。由此看来把垦荒看成沙漠化的原因不仅是片面的,而且也夸大了人类影响自然的能力。

该文还说:

新疆湖泊沼泽每年的蒸发量差不多是1000毫米(1米深),而农田的蒸发也差不多。所以每形成一块人工的绿洲,湖泊沼泽就减少几乎同样大的面积。依此计算每年900亿吨的河水扣除目前流出国外的237亿吨河水可以支持6·6万平方公里的湿润地区(流出国外的水如能自己利用还可支持2万多平方公里)。加上平原降水估计新疆的水源最多可以支持7·5万平方公里(1·1亿亩)的湿润地区。在没有人类以前这就是湖泊、沼泽、平原林区的总面积。这表明新疆垦荒的最大(极限)面积不超过1·1亿亩(把天然湖泊、沼泽、林区都牺牲了,但未计算截流出境河水的作用)。

2.说新疆环境变坏的一个重要例子就是新疆的湖泊面积在缩小。

沙漠化的含义就是沙漠的面积在扩大、仅存的一些植被在减少、土壤在沙化。绿化的含义就是绿地在加多、植被在加多、沙漠的面积在减少。

但是我们也要分清楚,沙漠化与沙漠多并不是一回事。沙漠化是说环境在变坏,沙漠是说环境坏。某某地方我认为新疆真的正在沙漠化吗?我估计90年代新疆沙漠化的面积比绿化的面积小!

1.现象:

 

1.2新疆都市报报道新疆最大的博斯腾湖最近的水位上涨了3米(湖泊面积自然加大了)。我估算这大约多了20多亿方水。

1.3从一个旅游网站 http://www.xj2000.com.cn 上得到的一个资料说,吐鲁番的艾丁湖又活了,当地人从未见过艾丁湖有这么多水。现在把全文复制在下面:

人类对自然界环境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我对此一直心存疑虑。

 

4·湖泊沼泽平原林区和农田的总面积是不变的

近几十年来罗布泊等一批湖泊干枯了,艾比湖也在收缩。一些生态学家呼吁保护生态、保护湖泊、保护塔里木的绿色走廊…他们担心新疆气候恶化、水源减少和沙漠化。

从水量平衡的角度看新疆不仅每年有2400多亿吨的水从天而降,还必然要有几乎相等(2300)的水分蒸发掉(仅降水不蒸发就会使新疆变成了海洋,而这显然于事实不符)。在没有人类以前,大自然形成的湖泊、林区与沼泽就是新疆大量向空气中蒸发水分的地区。当人类开垦农田引水灌溉以后,从总体上看新疆的蒸发量并没有改变,但是这改变了蒸发的地点----从湖泊沼泽改到了农田。所以人类在新疆的垦荒灌溉史是水分蒸发地点的搬迁史,是湿润地区的搬迁史;但这并不是新疆的干旱史。由此看来把垦荒看成沙漠化的原因不仅是片面的,而且也夸大了人类影响自然的能力。

新疆湖泊沼泽每年的蒸发量差不多是1000毫米(1米深),而农田的蒸发也差不多。所以每形成一块人工的绿洲,湖泊沼泽就减少几乎同样大的面积。依此计算每年900亿吨的河水扣除目前流出国外的237亿吨河水可以支持6·6万平方公里的湿润地区(流出国外的水如能自己利用还可支持2万多平方公里)。加上平原降水估计新疆的水源最多可以支持7·5万平方公里(1·1亿亩)的湿润地区。在没有人类以前这就是湖泊、沼泽、平原林区的总面积。这表明新疆垦荒的最大(极限)面积不超过1·1亿亩(把天然湖泊、沼泽、林区都牺牲了,但未计算截流出境河水的作用)。

解放以来新疆的耕地面积已经从1万多平方公里广大到3万多平方公里,这与7·5万平方公里还差的多。新疆的垦荒还是有不小潜力的。无视绿洲的扩大,仅谈湖泊的收缩是片面的,而绿洲的总面积不可能超过1·1亿亩(7·5万平方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