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不是中国和亚洲的水塔

horizontal rule

新疆.张学文  2007.6.3  公布于科学网博客、气象港和个人网站

 

2007年5月31日科学时报上易蓉蓉 的一篇题为“珠峰冰川消退 亚洲水塔告急”的报道中称:

喜马拉雅冰川是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的源头,被称为“亚洲水塔”。

我认为这是误导大众和政府的言论。青藏高原不是中国和亚洲的水塔。

“水塔”是过去城市自来水供水系统的一个重要环节。它保证了水塔涉及的片区的自来水供应,没有水塔,片区居民就没有水喝了。

把喜马拉雅冰川说成是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的源头,称为“亚洲水塔”。

显然是强调喜马拉雅冰川的地位十分重要。如果那里的冰川消失,亚洲、中国的河流就要枯竭!

很多重要的河流确实发源于青藏高原。但是我认为河流发源于某地区就认定那里是该河流的水分的唯一来源(水塔这个比拟就在强调这个唯一性)完全是两个概念。

河水的流量是靠流域内广大面积上的降水而形成的。一条河流的径流形成区如果是10万平方公里,那么这10万平方公里面积上的降水都对河水的形成有贡献。我们不能认为只有河流发源地的哪1平方公里,或者1万平方公里(或者那里的冰川)才是真正的水源(水塔)。

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的流域面积应当大于1000万平方公里,喜马拉雅冰川的面积,或者说青藏高原上的冰川面积不足3万平方公里。到底这些河流是依靠广大面积上的自然降水来维持,还是(1)靠不足3万平方公里上的降水(雪)来维持?(2)或者靠不足3万平方公里的冰川的吃老本式的消融来维持?

把冰川的地位提得那么高,也使文章作者自己不能自圆其说:

文章中说“中国境内冰川储存的静态水资源相当于5条长江——51000亿立方米”(应当说是长江的5年的流量,比较准确--笔者注)。这说明长江如果以全国的冰川(这包括了新疆的冰川!)为唯一是水源,5年就把全国冰川的数百年积累(和周转)的老本全部消耗光了。长江存在显然不止1万年了,为什么1万年来冰川没有消失?长江也没有断流?原因十分简单:一年移动不了1公里的冰川对滚滚长江的水量的贡献微乎其微。显然,把冰川看做作是亚洲重要河流的水塔的提法无法解释河水万古流的历史,它严重歪曲了不同水体的数量关系。

我的宽容估计是:一条河流,如果流域内有1%面积上存在冰川,冰川消融所提供的水量不可能高于5%(指多年平均情况)。

公众和政府已经被环境恶化的系列的事实弄得十分难应对,科学技术工作者的义务把有关问题说准确、说清楚,而不是相反。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2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