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丁裕国教授在科学时报的博客中发的文章 (2007.9)

发扬“勇于创新,崇尚求真”的科学精神

horizontal rule



笔者与张学文先生认识已有十多年,尽管彼此见面机会不多,但相见恨晚…。由于在学术思想和研究方向上的共识,笔者深受他的教诲,得益匪浅,进步斐然。近年来,他虽年近古稀,但仍不遗余力,自筹经费办起多个有特色的科学网站,为我国大气科学、环境科学、复杂系统科学和潜科学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这是笔者十分敬佩的。

张先生所创办的网站,具有鲜明的特色:它充满了求实、创新精神,其健康向上、丰富多彩的版面使人耳目一新,而其生动活泼的文风与品味高雅的格调更是其它网站所不及。笔者认为,当今某些标榜为品牌的所谓网站,虽其技术含量较高,但其人文风格或科学品味不高甚或较差,且大多渗入了各种商业行为陷阱。如今象张先生这样以宣传和普及科学,弘扬中外先进科学文化为宗旨的网站,真是太少了,而这样的网站,才是我国科教兴国所必需,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先生所创办的网站,在国内是一流的,屈指可数的个人科学交流平台。

张学文先生的学术思想十分活跃,其创造性思维和锲而不舍的钻研精神令人敬佩,他在大气科学的许多领域,尤其是统计气象学方面提出了各种创新理论,得到许多学者的高度评价,例如中国科学院丑纪范院士在90年代初曾对当时新出版的《熵气象学》一书评价认为,“张学文先生长期致力于从统计物理的角度研究气象问题,成绩显著,多所建树…引入熵最大假定可从理论上推导出与实际相符的分布函数。这些全新的学术思想非常值得重视。”笔者也认为,他在熵理论和系统科学方面独树一帜的创见对学界有很大的启迪。为了发展统计气象学科,笔者曾与张先生一道呼吁气象界学者们应重视对“气候概率的研究”。近些年,张学文以更高的视野观察自然社会现象,总结出最复杂原理和复杂度公式,并融合成一门全新的《组成论》学科分支,该书的出版,不但对众多学科的理论深化有启发帮助,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有力地促进了统计气象与统计气候学科的进一步革新。笔者长期从事统计气候学和气候及气候变化的研究,深受张先生学术思想的影响和启发,本人尤感受益匪浅,希望能在其鼓舞下,与我的同事和学生们一道为共同推进统计(气象)气候学科的改造革新奉献微薄之力。在其它方面,如“大气水文学”,张先生也提出了独到的见解,认为应当把地球上的水科学在大气方面的知识系统化为一个独立的新学科。建议把这个新学科称为大气水文学,都是张先生很有见地的学术思想。笔者近年也在地--气水文学领域做了一些研究,深感这一领域的前沿问题很多,例如,最直观的问题就是,各地降水的水汽来源并不相同,仅仅研究降水、径流、蒸发、土壤水和地下渗漏的水循环,还不足以说明其全部水文物理过程,其中尤为重要的大气水分输送途径和循环分配,常常是令人疏忽的环节。正因如此,才有必要提出新的学科思考。我个人认为,学科愈是成熟,其确定性的东西就愈多,而学科愈不成熟,则不确定性就愈多。由此想到,一门新兴的学科,总是在多种旧领域的交叉点上出现了新的生长点,有待人们对那些具有不确定性的难题用新的理论和方法加以解决。所以,提出“大气水文学”的概念,其本身就是一个全新的创造。

张先生历来崇尚求真,对于某些学者或学术权威的“炒作”以及那些名不符实的种种怪现象,深恶痛绝。笔者近年来也注意到,在我国科技界确实存在着一些不正之风,学术腐败事件也已司空见惯,比之以往,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最为严重的是,某些年轻科技人员受此“污染”尤深,使人不无担忧。在这方面,笔者认为,张学文研究员是真正具有高尚科学道德的科学家,他为科学事业的献身精神,对科学问题的认真态度,对科学真理的执着追求,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笔者衷心希望,这种“勇于创新,崇尚求真”的科学精神,能够在我国科技人员中不断发扬光大,推陈出新。当前,十分可喜的是,在我们共同参与的“科学网站”上,这种科学精神,尤其是众望所归,人人期盼的科学创新思维正如雨后春笋,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