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位读者在网上对本人的公开评论

horizontal rule

作者不详(录自互联网,2008年5月)

张学文先生(简介1935年生于天津,是新中国自己培育的第一代杰出科技工作者,这由他丰富的科技工作成果和学术著述足以证明,同时也得到了官方肯定的佐证。我读过一些张老的著述,也通过互联网有过一些文字的交流,仅此而已。他是令我肃然起敬的人,这固然包含对他学术成就的钦佩,但更多地却是出于对他做人的敬重。例如,张老从不忌讳所谓“民科”、“官科”;总是平等地参与讨论,把焦点放在问题本身;从不扣“不科学/伪科学”的帽子;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保持尊重和缄默;尊重他人对自己的每一点启发,不掩饰自己的错误或无知;等等。从张老身上我看到诚实正直的人格、客观实证的科学精神、对真理的执著追求,还有坚持真理的勇气。希望通过这个背景介绍,引发大家对他的一些思考的重视——对一名兢兢业业、坦坦荡荡、卓有成就、淡泊名利,73岁老科学工作者的话,应有的重视。

这里想推荐的,是四川大地震灾难发生后,张老所做的一些思考。例如:

地震余思之二:非科学是科学之母》这段有趣的对话,讲述了科学不是绝对的,是从“非科学”的东西中,从实践中一点一滴地总结出来的,“官方应当给对科学问题有不同认识的人、组织以合法存在的社会地位以至经济的、制度的扶持;官方应当可以听到这方面的人、组织的关于某些问题的与权威认识有别的认识。在科学领域不搞一言堂。大地震的预报问题是检讨我们的科学政策的好契机。

通过《地震余思之三:青龙镇、海城地震预报、预防的成功不是绝唱》等事实,说明地震预报并非仅仅是“能”与“不能”、“做”与“不做”的问题,其中大有“可为”的空间。

在《地震余思之一:再谈划一自然灾害相对等级》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即对不同的自然灾害(如地震、暴雨、大风、洪水等)建立一个统一的灾害等级评估体系。这首先是思考问题立场的转变,从“受众”而不是动因的角度去评估灾害,这对于应对灾害的改进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在《地震余思之四:地震局本应取消预报员岗位》,张老基于自己一生的气象预报实践和气象科学研究实践,提出了非常具体的建议,其意义不仅是一个职称、职位的改变。

2008512大地震的中心真的在汶川吗?》等文,为我们示范了怎样才是一种保持“科学态度”的质疑。

那里还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相关内容,并在更新中。我依然坚持不复制粘贴的原则,请有兴趣的朋友通过链接直接到张老的网站上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