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谱里的亲情世界
时间: 2006-6-21 9:16:00 新疆日报网
  家谱,在我国已有约三千年的历史,素来与国史、方志并称三大历史文献。家谱中隐含着一层对生命渊源的追问,是一种传统家族文化的最主要文献。在中国,一个家族的迁徙传播过程被生动地形容为“开枝散叶”。

  叶落总要归根,家谱就是根的象征。从宋代至20世纪初,修纂家谱是中国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被视为重新树立家族观、道德规范的途径。

  随着经济的发展、思想的开放以及与日俱增的怀旧寻根意识,家谱更易勾起人们美好的回忆。

  然而,现如今家谱离我们的现代生活却越来越远,许多年轻人甚至不知道它为何物。过去大户人家有家谱,今天有多少富起来的家庭有类似记录?一个家庭有几本相册不为怪,可又有几个家庭有自己的家事录?那些关心这些“古旧之物”的老年人终究会渐渐离去,他们那个时代的家庭记忆又该怎样延续?

  乌鲁木齐有这么一位执着于记录家谱、改进家谱形式的老人张学文,他从1986年至今,已经坚持写了20年的家庭日记。

  为了能够将家谱这种中国古老的记录家庭生活、反映家族甚至时代变迁的古老习俗更加通俗化和大众化,他还自己设计了一种新的家谱———家珍簿。

  在家珍簿中,不仅可以看到他对家的深深眷恋、更可以看出乌鲁木齐在这20年中的巨大变化。

  记录家庭日记是张老晚年最主要的工作之一。

  翻开他的家庭日记,一行行工整娟秀的字展现在眼前:“过去一年仅收妹妹寄来的信不足10封,1989年一年就收到200多封信。信函来自多个省份,而且还跨出了国界。家中存款多了点,住房条件改进了。拿了20年的78块钱工资,到现在有了额外收入,日子眼看着好过了。”

  “1990年1月1日,二女已长到1.67米,功课都自己操心。家中彩电、冰箱、计算机、洗衣机、自行车,凡是体面的都有了,3间房子5口人也过得去,虽然不到70平米。我每月固定收入350元,爱人260元,大女也有了100多元。”

  2000年:“退休两年了,头发快掉完了。居住环境越来越好了,局里的大院修了草坪,住宅楼装了防盗门,天然气管道入了各家。”

  2002年:“打印机和电脑加快了我的工作效率。今年收到了15封电子邮件贺卡,二女工资可能超过我,主要是奖金高。”

  2003年:“7月29日住进新房,装修的全部开支估计有4万多。年底工资,我2600元,老伴1600元。”

  2006年5月,一位姓王的老人来到张学文家,他开口便要求张学文再卖给他六本《家珍簿》。

  原来,在1996年,当时,张学文用了一年多时间,发明了一种适合记录家庭事件的现代家谱——家珍簿。

  原本只是为了方便自己记录家庭日记的张学文没有想到,他的这项发明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张学文把家庭记事编辑、整理为“家珍薄”的事引起了他所在单位的关注,单位领导考虑后决定把它作为自治区成立40周年的礼物送给本系统职工。结果他设计的家珍薄样稿送印刷厂印了4000多册,经过单位定购、外售和奉送,没有多久就处理完了。“我感觉,中国人对传统的家谱形式还是很重视的。”71岁的张学文回忆说。

  王老的家也是乌鲁木齐的中等人家,他有6个子女,现在的家庭条件优越。自从他十年前从朋友那里偶然得到家珍簿后,如获至宝,并且坚持按照家珍簿的设计,将这10年来家里发生的重大事件都记录了下来。现在,他的家珍簿快用完了,更重要的是,他想要把家珍簿作为财产在家族里传承下去,让儿女们都能记录生活的点滴,于是,他辗转找到张学文,要求再买6本。

  1995年,张学文看到为追念过世的人设计的一种纪念册而受到了启发。

  “过去大户人家有家谱,今天很多家庭慢慢在步入小康难道不值一记牽一个家庭有几本相册不为怪,可有几个家庭有自己的家事录呢牽”这一串问题让他想到:富裕起来的中国家庭在有了相册后,应当有个类似家谱的家庭记事本。

  张学文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设计的“家珍簿”就这么出笼了。

  张学文的“家珍簿”里,折射出了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现在新疆人的生活点滴。从中,可以看到他们的家从住70平米的平房,到住进了现在近100平米的楼房。

  他们的收入也在逐渐增多,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末起,工资收入的增长很快,家庭电器也从老式的三大件到了现代化的电脑,交际面扩大了,现代化的通讯工具逐渐进入百姓生活。

  随着现代家谱的逐渐增多,与此相关的产业也在悄然兴起,出现了各种家谱制作公司,负责家谱的制作事宜。其中,浙江、广东一带的以制作家谱为业的公司颇多。有消息说,一个小的家谱公司一年能赚5万至10万元。

  另一方面,有些家族在编了家谱之后不甘于自己翻阅,希望得到更广泛人群的关注,还要正式出版,公开销售。有人说“这是从传统文化中衍生出来的新产业,姓氏是有经济潜力的。”

  同时,早期关注家谱文化的人正在摆脱纯粹的研究,开始希望实现盈利。许多年来致力于收藏家谱的人干脆建起了家谱网,把家谱方面的资料都放了上去,让人们在网上就可以轻松寻根。

  张老设计的家珍簿含本记、年记、专记三部分,有30多种表格,为16开精装本。

  在家珍簿里他为家庭的各个侧面设计了专门的表格,只要适时地在表格空白处填入对应的内容,一册家谱就充实了,一般家庭一册可以填记20年。

  家珍簿中,家庭成员体格检查与保健表、家庭成员工作成绩登记表、家庭重要活动登记表、与家庭或成员有关的政府部门公文登记表、家族家史文件登记表和获得奖励情况登记表、幼儿生长情况登记表、童年照片和防疫注射情况登记表、学生品德评价登记表、小学到中学的学业成绩表、体育成绩登记表、家庭每年经济收支表、家庭拥有的储蓄有价证券简表、家庭成员的师长朋友简况登记表、拥有的珍贵物品纪念品登记表、专门保存的录音录象相册登记表等等,还有获得国家专利的身高体重检测图。

  说起张学文发明家珍簿,还得从他坚持写日记说起。

  从小,张学文就喜欢写日记,一直写到上大学。后来由于工作变动,他没能坚持下来,这始终让他感到遗憾。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又把写日记的习惯坚持了下来。

  张学文:“日记中的三言两语看来很细小,用途不大,但日后再看,就会觉得它记录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好似是自己的一个个人成长的小天地,既有个人的变化,也有周围环境的变化,因此我对这种记录情有独钟。”

  在记录日记期间,他会在日记本的后面附记一些家庭发生的杂事以备查。岁月流逝,日记本也在加多,而他记述的文体类型也在加多。如增加了每年记一次的全年大事,全家的年度小结则另立一册。为了查找方便他还编了一些表格记录家庭收入、家人的状况等等,几年下来,他的逐年家事录就逐步充实了起来。

  “周围和身边的发展及变化在我的记忆里,但是如果我没有记下来,以后的孩子们就没办法了解乌鲁木齐过去的样子了。”

  其实,都市中像张学文这样热衷记录“小家谱”的人并不少见。“不然4000册家珍簿也不会一下就没了。虽然事隔近10年,但今年还是有曾买过的人来找我再买。”张学文说。

  年轻市民朱磊这几天就为家谱的事为难,因为他刚刚接受了一项特殊的家庭使命——修家谱。

  “爷爷说,再不修家谱,以后都不知道根在哪了。”朱磊感觉到爷爷把重任交给他时的郑重。

  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工,但他已经感到了这件事的难度。“过去的名字都是按辈分排的,谁跟谁一辈一看名字就知道,可是到了我们这一辈,名字随便起了,要修家谱光排辈份就是一件不轻松的工作。”

  市民赵建去年也接到了一个艰巨的任务:他的爷爷从老家给他寄来了一本家谱,希望他重新修订并传承下去。

  但是有很多年轻人对写家谱并不关心。张学文:“我每年年底都会为每个儿女一年的总体情况写一个小结,写完后念给他们听,他们听完就完了。我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在我之后继续写下去。”

共1页 1
作者: 赵红梅
文章来源: 新疆都市报
责任编辑: 王 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