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书扎记(2--印量最多的第2本书

张学文2008-3-25

 

1.         50年代到80年代,计算尺就是工程师的密友,它可以把乘法计算变成拉计算尺,这对很多工程师太实用了。气象上有计算,那里主要是靠专门的查算表,有时也用计算尺。

2.         80年代初,我接触到一种计算器,CASIO公司的502P,它居然可以编点短程序而且关机不丢失,价格大约是200多元,重量大约有200克。它可以进行很多气象计算,这带来了很多方便,也使我认识到全国数千个气象站如果用上它,他们每天大量的查表、计算、编气象电报的工作就可以这类计算器完成。这显然是个重要的技术革新。于是我几乎放弃了降水研究,而转入利用可编程序计算器进行气象观测、编报程序的研究。

3.         那时小小的可编程序计算器的功能远远超过了计算尺,它立刻引起了各个领域的工程师们的兴趣。我联合同志们开发了气象站最常用的查表、计算、编电报的程序,新疆气象杂志把这个程序集作为副刊出版,印900册,很快分发光了。

4.         那时新型号的可编程序计算器不断出现。1982年日本SHARP公司的PC-1500可编程序计算器就是其优秀代表。我比较快的弄到了它,我们一方面开发功能更强的程序,一方面翻译了它的一个重要部件(与计算机的接口CE-158)的使用说明。我建议气象出版社出版它(原件只有英文说明),可他们没有积极回应。

5.         大约是1983,全国使用PC-1500计算机的人越来越多,中国气象局也感到推广PC-1500事在必行。于是出版社改变了态度,派编辑坐飞机到了新疆,要尽快组织这个书稿。他在吸收了水利部门工程师的译稿和我们对其接口的译稿的基础上于1984年出版了该书,首印6万册。后来又再版印了近1万册。《袖珍计算机PC-1500》成为我的印量最大的一本书。事后编辑对我说,这是气象出版社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书。其实他们要是早一点接受我的建议,印量不只20万册,因为当时全国该计算机有数十万部,有很多私下的中文说明书在流行。

6.         我是这本书的第3作者,我仅翻译和编辑了该书比较少也比较难翻译的部分。事后知道该书的翻译版很多,但是他们都没有关于接口部分的译稿。我的稿子是国内唯一的。有的用户对我说,他们看着英文稿就是弄不懂意思,是我的说明帮助他们弄明白如何使用。其实这不是我的英文好,而是我自己先在计算机上做实验,理解了“命令”的含义,再写稿子。有的地方我大胆修订了原书的先后顺序,这样使读者就容易理解意思了。我感到我的中文说明,比日本人写的英文说明好。

7.         该书出版社给我们大约1000-2000元的稿费,气象方面我们三人好象拿了300多。水利方面的同志是大头。该书出版前,我们关于接口的说明曾经以天气研究室、袖珍计算机协会的名义印过3000册,在全国分发依然不够,我们又再版1000册,这都是气象出版社出版该书以前的事。

8.         在全国的工程师脱离计算尺改用可以编程序计算器的历史性转折中,我们的嗅觉比较灵敏,一度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这使出版社找我们出版对应的图书。当时我们还开发了对该计算机的维修、扩充、改装等多项活动,气象出版社后来又出版了我组织编写(我仅写了个序)对该计算机的维护的书,印1万册。在当时,这些书对那批计算机的健康使用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9.         不能说这本书以翻译为主的书(内封面标为“编著”)体现了我有多高的外语或者电脑水平,但是它体现了我们确实一度在一个重要事情上走到了全国的前头。抓机会也是一个系统的文字工作得以作为书出版的重要环节。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19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