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资源概念”被扭曲了

horizontal rule

张学文

20060312 发表在气象港 qxg.com.cn 、奇迹论坛  http://www.qiji.cn/forum/ftopic3725.html  等处

 “水资源”问题日益重要

 “水资源”三个字在最近30年日益变成了重要的概念而被学术界、政治家、社会和国家关注。群众被告知:中国是水资源短缺的国家,很多城市是严重缺水城市、年年的抗旱与防洪、南水北调工程、一些河水已经严重污染、水文局改名为水文水资源局、水利部发表水资源公报、水应当涨价等等都从不同侧面告诉我们水资源问题是个人、社会、国家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 

“水资源”概念被主流舆论(官方媒体)扭曲 

笔者认为需要澄清“什么是水资源”这个基本概念。确实,我们对关于水资源的基本认识如果存在误解,它必然带来重大的认识失误、判断失误、决策失误,甚至工程失误。

笔者认为官方(主流舆论)对关于水资源的说法(定义)含糊到接近偷换概念的程度。在这种错误的理解下,它所提供给你的数据把本该关注的对象藏了起来,而无关的对象却进了水资源的统计报表。余下来再让大家以这些扭曲的数据为基础发表高论、研究对策、上马工程?

这里以中国工程院钱正英院士(原水利部部长)在科学时报2006.03.01A4通版上的长文“东北地区有关水土资源、生态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战略问题研究”中的有关文字为例具体分析一下(本计算方法是水利部门的统一做法)水资源的具体定量提法。

该文关于水资源的文字如下:

水资源概况

全区(指东北地区)多年平均降水深515 mm ,降水总量6410亿m3

地表水资源量1701亿m3,地下水680亿m3,扣除两者重复量394亿m3,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1987亿m3

2003年全地区用水总量547亿m3,农业用水占70%,工业用水占18%,城镇和农村生活用水分别占8%和4% …

这段文字指出:

1.       东北地区降水总量6410亿m3/年。

2.       它把河水1701亿m3/年与河水不重复地下水394亿m3/年,合起来称为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1987亿m3/年)。“总”字显然是提醒大家,它全面概括了各种水资源。 

问题 

1.       为什么不把降水列为水资源?既然在“水资源概况”的标题下谈论降水总量6410亿m3。这似乎告诉读者降水量就是水资源,可下面具体用到“水资源总量”一词时,降水量就消失在水资源概念和具体水资源数量之外了。这似乎认真地告诉读者只有河水和不重复的地下水的合计值,才被我们(某些部门的官方观点)正式承认为水资源。请问这种认识的定义者或者赞成者,在这种场合谈论降水量究竟是坦诚认为降水量就是水资源,还是不便否定,而又不愿意承认它是水资源?简而言之:如果不承认降水是水资源,为什么把降水量问题写到水资源标题的第一部分?如果承认降水就是水资源为什么在水资源总量里根本没有它的地位?

2.       为什么把不能利用的“水”称为水资源?就在水利部门承认的(例如东北地区)的“水资源总量”(1987亿m3/年)中,作者准确地指出工业、农业、生活合计用了547亿m3/年。作者没有说余下的水资源那里去了。可水文学(我的水文学知识学习不好,错了请指出)知识告诉我们这些余下的水流到海里去了。即水利部门承认的水资源中,在东北地区仅利用了27.5%547/1987 。余下的72.5%流到海里去了。水利部门从来不提这些入海淡水是浪费,是等待利用的资源。而是把利用的和入海的水量笼统地称为水资源,并且用它度量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水资源的丰富程度。十分显然,河水和不重复的地下水的合计量是100%的被利用(海河流域、黄河流域接近这个水平),还是仅利用27.5%这当中有十分巨大的偏差的。可某些部门定义下的“水资源”把这个重要比例问题避而不谈。这种定义与其说帮助大家理解了什么是可利用或者已经被利用的水,不如说把大家弄得更糊涂了。不妨认为这是制造概念混乱。既然目前水资源定义者把不能利用的淡水(入海流量)也归入水资源,那么为什么不把降水也归入其中?这里有什么难言之隐? 

笔者的观点

1.        “水资源”概念应当首先概括每年(动态)我们(我国、 本地区)可资利用的淡水数量和实际消耗(蒸发或者污染)的淡水数量。

2.       我国的草场、森林和相当数量的农田是直接依靠降水补给而生产干物质的。必须把降水量作为原生(不是次生)水资源量而参加统计。把降水量排斥在水资源概念之外无法解释为什么存在草场、森林和无灌溉的农业(这个道理不识字的农民也懂得,可被学者撂到脑后)。我们必须承认降水量就是水资源。以东北为例,那里的原生水资源量是自然界送给我们6410亿m3/年的淡水,对新疆这个数字是2500亿m3/年。忽视。抹杀这些数字的重要性从开始就把人们的思想引入歧途。

3.       河水流量和不重复的地下水都不是独立水资源(对多数流域是如此,但是对宁夏或者,大城市这些局部是例外),它们是降水的一部分,它们不能与降水资源重复计算。

4.       河流年径流量与不重复的地下水(即现在水利部门热心统计的所谓水资源总量)在没有人类文明以前都自然蒸发了(入海、入湖、在湿地)。其中的一部分目前比较容易为人类控制,并且用于灌溉、工业、生活。这一部分值得,也需要单独计算出来,并且对其含义做准确说明(而不是扭曲含义)。

5.       在计算人类利用了多少水量(消耗了多少水资源)的时候,应当计算利用了多少自然降水、多少河水以及地下水。我们不能不计算实际利用的降水。我们也不能把没有利用的,流入海洋的水与灌溉和工业、生活用水笼统地称为水资源总量。

6.       气象部门对这个重要问题缺乏话语权,也缺乏负责、认真的思考。他们没有对这个重要问题提出独立见解。 

结论

1.       某些部门极力把最基本的水资源就是降水量这个重要认识淡化以至抹杀。结果是水资源概念从定义开始就被扭曲了。这种认识向社会、政府、群众、学术界的传播就引起了人们的概念混乱。官方、学术界关于什么是水资源的认识比不上不识字的农民(农民求雨说明他们知道雨水的重要,而学者定义的水资源里“雨水”被抹杀了)。

2.       需要把降水就是水资源看作是基本认识,并且在此基础上再细化有多少(%)水是被利用了,多少水将来也不该利用,有多少水已经可以控制,有多少水将来可以控制等等。

3.       气象领域的学者要对这个重要问题进行独立思考,不能沉默。

参考文献

钱正英:东北地区有关水土资源、生态与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战略问题研究,科学时报2006.03.01A4通版

张学文:降水量也是一种水资源,中国气象报,2005310,三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