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1万个难题+附言

horizontal rule

气象工作者 张学文 2007.10.31

 

 

2007年我国4部委联合征集1万个科学难题,这是个新鲜事,有说好的、说难的,这里我也说点闲话:

1.        这是中国企图登上科学舞台的重要标志。20世纪体现了我们是勤于学习西方科学的。它用了100年时间,把西方的现代科学的成果基本上学会了。计算机、雷达、飞机、原子弹自己造就是例子。但是20世纪中国的科学界的世界地位基本上是当学生。它基本不具有独立提出重要问题和解决重要问题的能力。20世纪的“中文”、“中国”在世界科学界无足轻重。我国4部委于21世纪初秩(即第110年,秩表示10)联合征集1万个科学问题,体现了中国要出来整理科学问题、安排力量研究它们。这是我们自己在科学起跑线上的思考(而不是解决外国人早已经提出来的问题,或者啃不动的骨头),它是中国走向世界科学前沿的一个信号。在我国经济、社会、科学实力有一定积累后,迈出这一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2.        科学难题的提法策略吗?用圆规和直尺三等分一个角,制造一个可以生产能量的机器都是著名的难题,可最后被明确为不可能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征集的难题是否包括这类难题(自然是新的,不是已经有结论的那些)。如何预防癌症,是科学难题吗?我认为应当汇集科学方面的重要问题,而不要说它是否就是“难”题。因为提问题时我们还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很难,而关键在这个问题对我们是否很重要。要知道问题的提法不正确可能要白白浪费很多力量而最后又回到原点,20世纪我们在政治方面的类似例子大家应当有教训。

3.        难题或者重要问题的提出者应当得到什么回报?爱因斯坦认为正确的提出问题比解决还重要。但是我们过去没有确认“科学地提出问题”的学术价值的社会机制,而只有谁能解决问题谁才是英雄(含基金、课题、得奖)的机制。再就是科学界的大人物如果把难题提得太难,自己不能解决,岂不是当众出丑,反之,如果一个人已经把一个难题解决了95%,它还愿意把它提供给大家去解决吗?

4.        过去我们的各个研究基金渠道已经花了数千(?)亿元的研究经费。是否可以评价一下其中包括了那些难题被这些研究解决了。如果过去那么多年,那么多钱,那么多院士解决的难题很少,今后解决难题的前景应当如何估量比较理智?

5.        我觉得就这类主题多开展一些讨论,使大家对科学难题或者科学方面的重要问题有基本的共同认识为好。不要让这个事走过场。

 

附言:我认为大气科学里的3个重要问题(难题?)

经过多年的思考沉淀,我觉得下面3个问题应当是大气科学(气象学)里的重要问题或者说难题。

1.      盆地气象学问题。创立盆地地形对气象状况的影响的系统的知识体系问题。

2.      空中水文学问题。创立水分在大气中的存在、运动、变化、补充(蒸发)、析出(降水)、循环、平衡的统一的知识体系问题。

3.      熵气象学问题。它包括了气象要素(变量)在时间、空间、大气物质中的各种分布函数的研究、广义的熵(信息、复杂程度)概念和最大熵原理(最复杂原理)在气象学中的应用,以至统计气象学(类似统计物理学的)的建立。

(对以上三个问题,我都另外有千把字的说明,刊于另处)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1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