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纲”建设,任重道远

horizontal rule

2007-10-28 张学文
 
1.         以物理学为代表的现代自然科学,以其高度的量化、不同含义的物理量之间的复杂公式为重要特征。而我们的很多社会科学领域显然是缺少这么神奇的“量”和公式。我们不能说社会科学在量化方面不努力。货币的应用、用选票多少决定谁当选、用考试分数确定谁上大学、用SCI上的文章数量确定谁当研究员、等等都是社会科学领域问题的量化运动的表现。
2.         在自然科学家看来,用7个基本科学单位(量纲,如秒,公斤,米)以及这7个基本量纲的衍生量纲(目前科学使用的大约不足100个)似乎已经够了。于是人们自然有个潜认识:社会生活中用到的那些量(选举的票数、考试的分数、发表的论文数量…)没有科学地位。
3.         统计学者不理会自然科学对这些社会“量”的歧视,他们把统计学照样用到这些社会量上,于是也有平均值、标准差、正态分布的统计和分析。人们确实在很多社会量中发现了很多规律,很多社会量符合“幂律”就是其中的突出的例子(本人的2007年公布的中国500强的数据几乎在一条直线上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6785也是例子)
4.         看来我们不能否定物理学的成就,但是也不能让物理学的物理量惟我独尊,要探索其他意义下的量纲、单位。
5.         在标题为“量纲=量词?!”(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9345 )的文章中,我们就指出了这样一种认识:3只鸟、7条鱼、5辆车、8架飞机这些词组中的只、条、辆、架(中文里的量词)配合其后的名词(如鸟、鱼、车、飞机)也具有量纲的意义。这样就把惟我独尊的物理学量的数量从7个基本量和近百个派生量扩展了很多。这使我们反而感到,科学领域(包含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各种量纲远不是个已经发掘得差不多的“贫矿”,而是依然有大量的量纲有待我们提炼,对学生的好、差如何定量计量问题、对研究员的贡献如何科学计量问题都是其例。面对者大量的社会现象,量纲建设,任重道远。
6.         看来应当这样看待量纲研究的现状:在物理学、化学领域:成绩突出,值得效仿,但是不能同意它们应当惟我独尊。在其他领域:效仿物理学,但是不能抄袭物理学,积极开展本领域的科学量纲建设。这里我认为核心问题是确定什么是特定意义下的1,有了特定意义的1(量纲),多于1的数,自然就可以轻易、准确进入社会科学的对应领域。
7.       中文里所有的量词(只、条、辆、架…)都是量纲的特例(“个”是它们的代名词,见横贯多领域的一个概念和一个单位,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6298 
8.         各种考试成绩、各种社会统计对象也都是其例。“量纲”远不是业已完成的研究对象,而是有大量对象需要精确、科学化和重新创造的问题。认识这个问题对社会显然有重要现实意义。
9.         量纲的一般特点和规律研究的是隔行不隔山的横断科学知识,在各个科学的交差点上的努力是容易取得重要成绩的领域。
10.     我国4部委在征集1万个科学难题,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列入其中。大家过去谈的量化问题的核心是如何科学确定合适的“量纲”问题。“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在如何“量化”问题面前我们要突出研究“规矩”(圆规的规,直尺的矩)。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9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