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论的前提的简单性越大,它所涉及的事物的种类越多,它的应用范围越广,它给人们的印象也就越深。

--爱因斯坦

 

第三篇某些应用

2002.09.30

在一、二两篇引入了三个概念和一个原理。本篇讨论它们的某些应用。

一个概念或者原理,它概括的客观事物越多,其价值也越大。广义集合概念几乎是哲学意义下的客观事物概念的初步定量化,所以广义集合连同分布函数和复杂程度概念的应用领域就非常广。另外,由于它们联系着复杂度定律,这又使各个领域苦心寻找客观规律的研究人员意外地获得了新的客观规律。

原理虽然是奉送的,但是你能够在准确的概念基础上把这个一般规律定量或者定性用到自己的领域吗?这又是新问题。

很多工程师可以利用力学公式定量解决一些具体问题,但是过去可以利用热力学第二定量定律定量地解决一些问题的人就非常少(做出成绩的几乎都是著名科学家)。

大家都承认热力学第二定律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真正可以利用它的科技人员又非常少。理论联系实践是如此困难的原因在那里?

我们认为老语境下的熵概念和熵原理太神秘是重要原因。

现在把熵概念和熵原理推广为复杂程度概念和最复杂原理,估计这会推动这个概念和原理的普及、掌握、推广和应用。

在一、二两篇我们已经介绍了广义集合、分布函数复杂程度概念和最复杂原理的一些应用。本篇就再补充一些例子。目的是启发和推进其实用。老实说,由于笔者仅是气象业务人员出身,这里的介绍不可能周全。对读者有启发性笔者也就自慰了。

从理论上讲,复杂程度概念的应用领域应当与质量、能量概念一样的宽,最复杂原理的应用领域应当与力学原理一样的宽。但真正实现这一点可能要再经历一个世纪的努力。机会在等待认识它的人,而能否成功还要靠自己在准确的方向上的努力。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