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熟了要落地,人们对此“熟视”,所以也就“无睹”。可牛顿却从中引出“万有引力”的规律来。

现在的科学家另有眼光,他们热心从别人得不到的数据中寻找规律;但是这并不说明在熟视无睹的事物中不再有尚未发现的规律。

这里介绍的概率公理可能就是因为人们“熟视”,所以长期被“无睹”(忽视)。

概率公理:一次随机抽样中概率最高的事件是最容易出现(遇到)的事件。

 

第十章概率公理

§10.1谁是新皇帝

17世纪牛顿发现天体和地球上一切物质质点的机械运动都服从他发现的力学原理。这不仅创立了动力学,它也为后来的科学发展树立了一个样板。此后人们忙着对各种客观事实做分析,并且努力用牛顿力学对它的机理做出解释。人们把这些努力都称为科学。是的,牛顿力学的成功使它成了科学领域的皇帝。牛顿力学的成功缩小了神学的领地,扩大了科学的领地。

牛顿力学在哲学上的概括就是决定论,它认为事物的未来都是它的现状、条件和力学规律完全决定了的。

牛顿力学在机械运动中的成功鼓励人们把一切自然现象都还原为力学原理。但是恩格斯在19世纪就批判过这种机械论的哲学观点,到了20世纪量子力学、概率论、信息论等众多新的科学学科的出现动摇了牛顿力学在科学中的至高无尚的地位,统计学的无孔不入,概率论的科学地位的提高、用波函数说明原子内的运动、不确定原理、混沌理论以至确定性的规律中也出现了有随机性的解等等都在冲击决定论模型。人们从不同的侧面发现了客观事物中的随机性的重要性。于是一种新的哲学观点,一切客观事物具有的随机性的哲学观点时兴起来。

20世纪众多新学科的出现,形成了对决定论的挑战。这些新旗手大多打着随机论的哲学旗号。但是哲学不能代替科学,在众多的新的科学理论中忽视或者否定牛顿力学的地位是一事情的一个方面,你提出的新理论能够概括多少新事物又是一个方面。这类似于老皇帝拉下来是一件事,拥护谁做新皇帝又是另外一件事。从目前情况看,新的科学理论很多,但是似乎都不具有牛顿力学过去曾经拥有的地位。科学领域今天的局面类似中国某个封建王朝的末期。它在酝酿着新的皇帝出世。

我们应当到那里去寻找新的原理,而它的地位又有能力取代过去牛顿力学原理?

中国封建社会的新皇帝有的世出名门,可也有的出身低微。科学领域的新皇帝要到那里去找?

思之再三,我们提出一个看法:占有基础地位的新原理可能不是非常深奥但用途有限的**论,而是非常浅显但用途很广的无名氏。我们推荐概率公理临时做候选者。

介绍这个新提出的公理,就是本章的任务。说明它有资格占据这个重要地位是本篇和下一篇的任务。

过去决定论的中心是牛顿的动力学,明天随机论的中心很可能是概率公理。

§10.2概率公理